婉彤

    时间:2018-02-06 晚上十点多,彭婉彤默默地坐在乱七八糟的客厅沙发上。饭桌上有一碗原封不动的即食麵,女主人头上有一朵白花,她的神色带着可怖的严肃和忧伤,她丈夫甘国昌交通意外死去已半个月了!
    亡夫的丧事刚办妥,未亡人却每个晚上都被无休无止的恶梦所纠缠,国昌出现在她面前,一言不发,冷冷地看她。她抬头看墙上的结婚照片,他那冷冷的目光竟和梦中一样,像两把锋利的小刀,刺向她的心口。
    那一天晚上,是他们自美国回来半个一月后,婉彤和丈夫冰释前嫌,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,又喝了酒。国昌驾车回家,汽车撞向一条路灯柱,再冲落山坡着火,丈夫身受重伤活活烧死,她则及时逃出车外。
    但是,梦中的国昌又在她脑中浮现、和结婚照片中的他叠合在一起,冷冷地望她,像吐出一连串「为什么」的问号。
    她感到一阵寒意,自言自地语说道:「为什么?为什么?」两年前她和丈夫移民美国,以为一个可以当医生,一个可以做护士。谁知环境变化了,国昌竟要去打杂,她要做洗碗。两夫妇互相埋怨,丈夫喜怒无常,有两三次竟动粗打了她。
    婉彤怀恨独自返港,遇到旧男友周松。周松刚离婚、她入住他家中的客房,那一天晚上,他们一起喝啤酒,互诉心声,同病相怜。酒精入侵体内时,她的脸红如晚霞,人也随便起来,任啤酒湿了她胸前,任诱惑的乳房更突出了,在她豪放地微笑着闭上双眼时,她感到上衣被拉高,张眼一看,周松大力脱去她的衣服,两手大力地握住她结实丰满的胸脯。
    她尖叫起来,同时见到他已赤条条的了,硬梆梆的阳具如高射炮似的向上翘着。她充满了恐惧、不安、畏缩和羞愧。
    「你……我……」她本想说你不要乱来、我已有丈夫,却只说出两个字。因为周松实在太快了,他迅速脱光了她,抬高她一只脚,把她压在沙发上,用力揉捏她的乳房,痛得她泪水直流。
    他再狂吻她的下身,舌尖磨擦她的洞穴。她无法挣扎,也无法打他,又咬不到他。
    「不要啊!」她尖叫着,但周松已迅速佔有她了。在他深入她肉体的那一刻,婉彤只感到很对不起丈夫。她想挣扎反抗,但在他的火棒长驱直进,碰触她的阴核时,她的脸火热般辣,那是国昌打在脸上的痛楚,还是偷欢的羞耻,她也不知道了,她只是抱紧了他,像野兽一样和他互相撕磨,互相吼叫着。
    当他们都大汗淋漓时,她的高潮也来了,她呻吟着,但他竟拔出她一条耻毛来、使她如杀猪一般狂叫。这时他也发洩了,她才又回复刚才那样呻吟。
    自那一次的红杏出墙,婉彤返回美国后,就原谅了丈夫的粗暴。国昌也没再打她,嘴角却不时有嘲弄的笑容。
    当汽车滚下山坡着火时,她爬出车外,受重伤的丈夫巳出不了声,冷眼看她。她剎那间好像明白了他的眼神的含意,他已知道太太红杏出墙了,这究竟是她梦中或酒后吐了真言,还是她怪异的行为告诉了他呢?
    她想:她已经偷汉了,既然她已不接受丈夫、为什么要冒死救他呢?
    本来,只要她打开司机位的门,替他解开安全扣,拉他出车外,丈夫就不会死。但是她没有这样做。是偷汉的羞耻心使她不想再见丈夫吗?
    深夜十一时了,门铃响,是婉彤大学的男同学李志新。他安慰女主人,说人死不能复生,叫她不要太伤心。但是,她分明感到这只是表面的外交词令、他阴森的目光直透她的内心、似洞悉她隐藏的秘密,并且不断增强他的威胁的言词。
    婉彤点上一支烟,交叠着两腿,像个自甘堕落的妓女。她愤怒地先发制人道:「他死了,我的确不伤心!说移民的是他、发晦气的是他、打我的也是他,先踏出一步、和洋妞鬼混的也是他!」
    李志新好奇地看着这个陷于竭斯底理的少妇问道:「他和鬼妹玩?你怎知道的?」「是他一次酒醉告诉我的。那个鬼妹才二十岁。」婉彤细说以前丈夫酒后的自述:
    那鬼妹是个大学生,曾向我我问路,后来还向我借钱。她跟我回家。她身上只穿短裤背心,入屋时她的屁股摆了一下,扫向我的下体,回头看着他凸起的那话儿,笑了。
    她大胆得使我震惊,大力脱去背心、摇动两只大白奶走近我,强行脱去我的裤子。一手握住我的是非根拉入房中。我急切地剥下鬼妹的短裤,大力握抓她的巨乳,手指用力挖她的小洞。
    鬼妹连声怪叫、推开了我,大跳扭腰舞、两个劲波狂跳如打鼓、金色的长髮飞舞像个疯妇。她在床上摆了一个阵式、如日本人跪坐但大腿张开,身向后仰两手反按床上,粉嫩的大腿白闪闪、向天怒耸的三十八寸巨乳如两座沉睡的火山。
    我跪在她两腿中央,阳具先在鬼妹的坑道上出力磨擦,她依哗鬼叫流出了淫水,在她全身骚动时我全力一插,佔有了她,一下双龙出海用力抓住每只豪乳的四分之三,借力狂抽猛插着。鬼妹又笑又叫、呻吟似女鬼喊冤。逐渐地,鬼妹两只脚由震动而变为抽搐了,好像痛苦万分似的。双手失去支撑之力而仰躺下去,两脚伸直像死尸。
    呻吟使她无比兴奋、抽搐又使她无比痛苦,她左右转身、都被我用力压住,不能动弹。鬼妹大叫救命,而我则力咬她的豪乳,向她射了精。
    鬼妹兴奋地抱紧我,不停吸吮我的乳头。
    婉彤叙述着亡夫甘国昌生前和一个美国少女鬼混的过程,仍余怒未消地说:「太无耻了!他做了那种事、竟不知羞耻在我面前夸夸其谈。于是,我憎恨他,那次的交通意外,我逃出车外、拿着手袋、里面有一个手提电话。假如我马上打九九九、消防车救护车将在五分钟内到达,或许国昌不会死,但我没有!为什么呢?因为我好怕,同时也很愤怒,彷彿鬼妹的淫笑声忽然出现,十分刺耳!我没有亲手杀死他,却亲眼看着他的灭亡!」
    她激动得胸脯起伏不停,像要破衣而出。她看着墙上亡夫的遗照、充满恐惧。她的内心十分虚弱、需要男人的安慰。她希望李志新对她说:「这不是你的错。当时你死里逃生,又是女人、必定惊恐过度,思想一片混乱,又怎会想到打电话呢?」婉彤求援的眼神看着他,突然惊异地发觉她恤衫的衣钮已被解开了,魔鬼般诱人的乳房弹跳出来,坚挺地在抖动。
    「你……做什么?」她吃惊地想扣回衣钮,但豪乳已被他俘掳了,他每只手握住一只。她挣扎怒视着他,在接触到他的目光时、他的眼好像解剖刀,直插入她的身体,表示对她的怀疑。他好像在说:「一辆车发生意外,不相识的路人也会相救,而你竟让丈夫活活烧死、不加援手,太冷血了!」
    她大惊失色,充满犯罪感。但他複杂的眼神祇表示他的怀疑,仍有多少相信她当时的无能为力、如何要他绝对相信,她没有办法。
    李志新放了手,抱起她入房,放在床上,脱光了她,再自己脱衣服。房中也挂有她的结婚照片。仰躺床上的她,感受到亡夫冷冷的目光、和李志新狡猾的笑,她面临双重的压力,当她下体感受到异样时,亡夫好像忽然从照片中走出、站在床前怒骂她是杀夫偷汉的淫妇!她发觉李志新的性器正想进入她的下体,就发疯地挣扎起来。但当她爬起来时,竟被他扯住头髮,塞入他两腿间,阳具伸人她口腔内大力搞动。
    婉彤对亡夫的憎恨和抗拒、使她突然改变主意任他凌辱。既然国昌认为她堕落,那就彻底一点吧!她大力吸吮他的阳具、结实而热力十足的胸脯压在他的大腿上,使他马上有排泄的冲动,但她立刻吐出是非根、向下滑落地,上半身仍伏在床上。
    李志新强忍了一会儿,就下床。婉彤没注意她、只是恶意地看着墙上结婚照片亡夫的遗照冷笑,好像在说:「现在你死,更无权干涉我的自由了!哈哈!我就和另一个男人做爱给你看!她没有色慾的冲动,心中只有恨、甚至忘记了李志新的存在。
    他站在她身后,抬高她的丰臀,以阳具缓慢插入她的阴道,强力抽插她的阴道。但婉彤一点也不动情。她看着床头一面大镜,镜中的她已满身大汗、头髮也湿了。她一对壮实的乳房狂跳不已,而她只是恶意地对亡夫的遗照自言自语,好像在说:「我勾引男人了,你气死吧!」
    李志新在她耳旁说:「你老公在床上和鬼妹干上了,你不能让鬼妹比你风骚嘛!」惋丹真的好像看见了亡夫国昌在床上和鬼妹在鬼混,妒忌的火烧起了,而他正两只手摸抓她的腰,使她马上兴奋了。她的上卡身如水蛇游泳似的,在他力抓之中,她疯狂摇动着身体,大白奶狂跳、好似一阵阵狂风、使树上无数果子跌下一般。
    她喘息低叫着,她的一对沉甸甸倒挂的巨乳满是晶莹的水珠,被他握抓之下,变成各种形状,水珠变成汁水,有如喷出乳汁来。由于太湿滑、他握住的奶子又被滑走了。
    婉彤发出了歎息般的呻吟。
    李志新以一秒钟三四下的高速向她狂插,使她发出哭泣似的叫床声、张开口吸气时如一只毋狗,他在挺进之中两只手又抓腰摸奶,她则不住大叫:「哎呀!我死啦!你、你不要这么大力呀!」
    这时,她全身起了阵发性的震动和抽搐,在极兴奋的高潮和极痛苦的抽搐中伏在床上。他拉她上床,让她压在他身上,阳具自动滑入她的阴道,向她射精。他狂吻她,用力握捏她的乳房,甚至用力咬她的乳尖。
    婉彤只躺着任他为所欲为、伏在他身上喘息不动,在痛苦的搐摇逐渐消失时、她灰白的脸也逐惭变红,她邪笑着享受快感的余波。
    当李志新疲乏入睡时,婉彤反而睡不着,她起来点上一支烟。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和他做爱了,是她淫性的显露、还是对亡夫余恨末消,还是她内心的空虚和混乱呢?」她忧虑不安地游目四看、目光逐惭停留在墙上一张二十寸结婚照片上面,她的丈夫国昌怨恨地看着她、使她不寒而僳,彭婉彤看一下自己赤裸的身体,和床上一个熟睡的男人、她自言自语道昂「你已经堕落了!」
    在她哭笑不分的脸上,她吸了一下烟,恶意地将烟雾喷向那张相片。怪事突然出现了。甘国昌自照片中走出来、在她面前坐下。一种恐怖而神秘的震僳使她出不了声,也无法动弹。另一方面、一种死亡的决战又使她产生了无畏和冷静。两夫妻的目光在交战着。而他终于开口了:「最毒妇人心,你杀人不用刀,不必自己动手,太高明、但也太可耻了!」
    婉彤像个历尽苍桑的妓女、雪白诱人的巨胸格外淫贱,她吐出一个又一个的烟圈,小嘴一扁说道:「你说那次车祸的事是我杀了你!请问是谁驾驶汽车?是你!是谁失事撞车?也是你呀!至于我,为什么不替你鬆安全扣、拉你出车外?为什么我不打电话求救?我已经受惊过度了,而且我是个女人!」
    「人在生死存亡时是可以发挥超能力的,一个没气力的女人在火灾中为了救她的儿子,可以将比她重的衣柜挪开。但你!你没有!因为你已不爱我了!有一件事,更证明你是蓄意谋杀我!」
    「我蓄意谋杀你!」她狂笑,烟蒂跌落,灼痛自己的胸,两只大白奶如怪兽发狂挣扎,使她心虚而内疚、感到自己是个淫妇。
    「那一晚,我们做完爱去看了电影、然后去喝酒。你明知我喝了酒,却不阻止我驾车,分明在等待意外的发生、诅咒我的死亡!」婉彤的心一阵狂跳、陷入了沉思,那一晚,丈夫求她原谅曾和鬼妹胡混的事,他也不会计较她曾否给他戴绿帽。
    他希望彼此都忘记过去、重新开始。他的真诚的确打动了她、以致国昌发狂地脱光她的衣服时,她不再厌恶、反而有点兴奋、大力握住他的是非根、它的无比热力、粗长和坚硬使她的嘴角邪笑,她全身被热力烧遍而爆炸了、脸上充满扭曲痛苦又兴奋的狂笑,大豪乳骚劲狂跳如怨妇偷欢,他那锋利的长矛一下便佔领了她的城池,大力搞动,而她闭上眼迎接他的热吻,双双跌在床上、在她刚产生轻微的快感时国昌已发洩了。
    于是她的指甲陷入他的臀部、屁股如被蛇咬般摆动,高潮也很快出现了,她呻吟着而不能自制咬向他的肩部、丈夫也同时力握她的巨胸,他们同时进入了天人合一之境、分不出你和我!
    这是她的第二个春天。她和丈夫去看了一套文艺大悲剧,片中的男主角被一个美女引诱,做出对不起太太的事,后来太太虽然原谅了他,他却因内疚在一次酒后驾驶汽车堕崖身亡,国昌和她都哭了,也相视而笑、前嫌尽释。
    然后他们去酒吧喝酒,一个身材惹火的金髮女郎带醉向国昌挑逗,他握住太太的手对她说:「世上任何美女都不能迷惑我了!」
    深夜里,丈夫準备载她回家。半醉的婉彤想阻止国昌驾驶、但酒后的幻觉出现国昌和鬼妹在汽车内鬼混。电影中的男主角对太太不忠、酒吧内的金髮女郎一对劲波跳出衣服外,国昌竟吸吮她的乳房。
    「婉彤,我们搭的士,还是由我开车呢?」国昌问。
    「由你驾驶吧、我相信你!」她感到声音已带有酒意了。然后,就是汽车失事,着火燃烧、丈夫被活活烧死了。
    婉彤回忆至此、甘国昌已消失了。他返回结婚照片,怨恨地凝视她。
    她看着床上的李志新,和全裸的自己。看了看豪乳上的泪水,望向窗外天际的星星问:「我真的是杀死丈夫的兇手吗?。」
    【完】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 激情综合站:日日做 夜夜撸 狠狠爱_撸啊撸是什么游戏_8888色大全免费青青草_撸射了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